女子失恋遇 婚后发现其暗恋姐姐“暖男”追求

时间:2016-06-08 12:42 来源:苏州市知慧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作者:全讯网五湖四海 阅读:
 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,一定会有个角落,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、孤独的欢喜。
 
  倾诉人:鲁花(化名) 女 36岁 广西人
 
  1 追 求
 
  婚前婚后,丈夫判若两人,让我很是郁闷。而这种抑郁的心情,整整持续了8年。
 
  和丈夫莫书(化名)“相亲”的时候,我跟前男友之间还藕断丝连。我痛苦、纠结,根本放不下那段感情。
 
 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莫书见面的情景。当时,介绍人已经让我们相互加了QQ,平时他也总在线上跟我聊天,我对他的态度是,有什么说什么,不愿说话就不理睬。
 
  即便这样,一个多月后,他还是向我发出了约会的邀请。
 
  “没空,不想见。见了又如何呢?我实话告诉你,相亲我是被逼无奈,我心里有别人,只要那个人的影子还没完全消散,我就不想谈恋爱!”我第一次跟莫书说那么多话,目的只有一个,希望他不要再来“骚扰”我了。
 
  可他却说:“相识总算缘分,见见面就当交个朋友,哪天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,我绝对会帮忙!”
 
 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反复提出见面,我实在很为难。
 
  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那天晚上,我告诉他我只有20分钟的空闲时间——“从我们公司到我家开电动车刚好20分钟,9点半我加完班,你过来找我,回家路上我可以跟你聊一聊。”
 
  虽然约定时间是9点半,可他8点多就到我公司楼下了。巡逻的保安告诉我的,他还买了奶茶、零食和一束鲜花,在一楼接待处那里安安静静地等着。
 
  我心里顿时有些内疚,我这样折腾人家,是不是太过分了?
 
  见面的过程还算愉快,他看起来并不是那种粗俗猥琐的人。
 
  我问他:“每个跟你相亲的女人,你都这么积极吗?”
 
  他笑:“当然不是啊。感觉对了的,我才会主动。”
 
  “可我哪里好?你居然会对我有感觉?”
 
  他依旧笑微微的:“感觉这种东西,本来就虚无缥缈的。就好比,喜欢吃榴莲的人,怎么去跟接受不了榴莲味的人,描述那种香甜的口感?”
 
  那晚,我和莫书真的只聊了20分钟。他把我送到小区楼下,也不纠缠,挥手就跟我道别。我忽然觉得,这个人干脆利落,性格也挺好。是啊,做不成情侣,就当交个朋友吧。
 
  从那之后,QQ上莫书还是时不时找我聊天。我也渐渐地把他当成倾诉对象,告诉他我和前男友之间的种种。
 
  我们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两地分隔。本来说好他会来广西工作,可他家人死活不同意。最后是我说服我父母,过他那儿去上班。
 
  我们俩跟他父母挤在不足7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,两代人思想观念不一样,自然会产生很多矛盾。我和他吵架,他妈妈总要插手,跳出来站在儿子那边,把我骂个狗血淋头。
 
  其实年轻情侣争吵是很正常的事,适当吵吵,还能为生活增添一点小乐趣、小激情。可他妈妈“剥夺”了我们这种权利,威胁说我再跟他儿子吵架,就把我“赶”出去。
 
  我妈见不得我被欺负,告诉我,她和我爸愿意把毕生的积蓄拿出来,给我在男友家乡买房。
 
  那个地方的房价贵得离谱,单凭我父母的积蓄根本不够付首付。于是我家里跟他家里商量,双方各出一半钱,房产证写我俩的名字。
 
  可他家里竟然不愿意,还放话出了,就这么一套房子,爱住就住,不爱住就走,他们是不会再给儿子买房了。
 
  爱情终究过不了“房子”这一关。我苦苦挣扎,最终还是灰溜溜地回了广西。他口口声声说爱我,却什么也没为我做,甚至都没亲自来过广西,就认定我们这里是“穷乡僻壤”……
 
  2 婚 姻
 
  莫书听完我的倾诉,发来一条消息:“哈哈,如果你和我在一起,完全没这种担心啦……我父母都早逝了,根本没人管我,我有自己独立的房子,工作也还不错。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委屈的。”
 
  虽然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,可看到他的这段文字,我还是流了泪。对啊,我为什么要找一个让我心碎的男人?爱情本来就该轻松快乐没有压力,捆绑着一大堆的问题去结婚,会幸福吗?
 
  那段时间,莫书像暖男一样“守护”着我。他随传随到,他经常给我准备一些小惊喜,渐渐地替我抚平了失恋的伤痛。
 
  所以,当前男友告诉我,他正在努力说服父母,让他到广西来工作,并问我愿不愿给他一点时间,耐心等等他时,我犹豫了。
 
  我当然还爱前男友,毕竟是那么纯粹的初恋。可一想到他受制于他父母,他的整个家族都那么难相处,我便感到一种深深的厌倦与恐惧。
 
  我最终选择了莫书。婚姻和恋爱不一样,要考虑更多现实的因素,要权衡利弊。我不想活得那么累。
 
  刚跟莫书确定关系的那段日子,我心里还是很难过的。一想到前男友就会哭,最夸张的一次,我跟他去KTV,他点的一首歌前男友也曾唱给我听过,我忍不住,抓起外套跑出包厢,像个疯子似地在大马路上狂奔,任凭眼泪如暴雨倾泻。
 
  莫书找到了我,什么也不说,陪着我坐在路边,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肩膀。我从他眼中看到了怜悯,仿佛他很理解我的心情。有一瞬间,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,莫书是否也经历过情伤,所以才能包容我的行为。
 
  不管怎样,我决定和莫书结婚了。婚姻或许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 
  莫书没什么朋友,但领证前的几天,他突然告诉我,他想带我去见一个人。
 
  “以前邻居家的姐姐,比我大8岁。我妈妈去世得早,我爸工作又忙,我经常去她家蹭饭吃,她很照顾我……”
 
  莫书很少提及他的过去。我只知道,他7岁失去妈妈,大学毕业那年父亲也病逝了。他小时候一定很渴望母爱吧,或许那个大他8岁的“姐姐”,早已被他当成了妈妈。
 
  “不,不是当成妈妈,而是知己。”莫书否认了我的猜测,他说那个“姐姐”很了解他,在他人生最低潮的时候,幸亏她的帮助和指点,他才平稳度过,他内心充满感激。
 
  能让莫书如此敬重的女人,我自然想见见。
 
  我以为她一定是个长相漂亮、气质出众的女人,可见面时还是有些失望——她就是很普通的家庭妇女,不太爱说话,甚至有些木讷,穿衣打扮都毫无品位。
 
  但这也让我放心,我以为莫书和她真的就是亲人一般的朋友,不可能产生别的感情。
 
  “姐姐觉得你很好。”领证那天早晨,莫书对我说。
 
  我道:“怎么,如果她觉得我不好,你就不跟我结婚了?”
 
  他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,我也没往心里去。可如今回头想想,这一切都是一种暗示。
 
  3 真 相
 
  我和莫书交往时就很平淡,婚后更谈不上浪漫。他再也不会像刚追求我时那样,为我制造惊喜和感动,生活也就变得索然无味了。
 
  但我能理解,毕竟成为夫妻了,踏踏实实过日子最重要,每天上班那么辛苦,哪还有心思去研究怎么“浪漫”呢?
 
  可渐渐地,我发现越来越不对劲,莫书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 
  虽然他对我还是客客气气,从不跟我吵架、争辩。但明显感觉出他的冷漠,他不愿听我说话,也不愿主动跟我交谈,甚至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。
 
  我想敞开心扉跟他聊一聊,可他却拒绝,就如同最开始我拒绝跟他见面一样。
 
  他说:“虽然是夫妻,但也要有各自的私人空间。你不要总问我去哪里,去干嘛。你如果想跟朋友去玩,哪怕你去见见你前男友,我也不会管你的。”
 
  我惊讶极了,爱是自私的。但凡有一点爱对方,都会想掌控他的一切,更不可能容忍对方跟前任有瓜葛。可莫书却这么“大方”地让我去见前男友。
 
  我忽然想起,刚结婚时,前男友确实给我打过几个电话,都是半夜时分,喝醉了说很后悔、很想我之类的。莫书在旁边自然是听到了,可我也当着他的面明确跟前男友了断了。
 
  难道他是怀疑我背着他跟前男友来往,才故意冷落我?
 
  事情还没有解决,我怀孕了。我以为孩子的到来会改善我们夫妻间的关系。可没想到,他对我越来越冷淡,孩子出生后,他几乎没碰过我,每个月会莫名“失踪”三五天,我追问得急了,他也开始有脾气了。
 
  如果不是忙于照顾孩子,让我对他分了心,我可能早已忍受不了这种生活。
 
  孩子上幼儿园后,我决心好好解决我们夫妻间的问题。我首先想到的是他敬重的“邻家姐姐”。
 
  我约她出来逛街吃饭,询问她莫书的过去,把自己的苦恼告诉她。
 
  她还是一副呆愣愣的样子,每次我说,她听,对于我的求助,她根本帮不上忙。
 
  周末的时候,我特意叫“姐姐”和她丈夫孩子,跟我们一起去农庄游玩。我发现莫书很不自在,这引起了我的怀疑。
 
  为什么单独面对“姐姐”,他有说有笑,想尽办法逗姐姐开心,就像当初追我那样?可和姐姐的家人出来,他却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两人都回避着对方的目光。
 
 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有问题!可姐姐那么老,长相又普通,莫书真的会对这样的女人产生“不伦之恋”吗?
 
  面对我的怀疑,莫书急了,他脱口而出:“你别乱想,我实话告诉你,我失踪不是有什么奸情,而是去找‘小姐’了,我就是这种男人,找小姐比对着你有激情,所以我才会长时间跟你分房,反正我们也有孩子了……”
 
 
  我并不傻,知道他不过想用“找小姐”来转移我的注意力。因为有一次,我在他的钱夹里看到一条黄金项链的收据,而不久后我约“姐姐”出来见面时,发现她脖子上正挂着一条崭新的金项链。
 
  我偷偷跟踪莫书,终于有一天,我发现他租了一间廉价的小房子,而每个月来到那个房子里跟他幽会的,正是“姐姐”。
 
  被我抓了现场,他们无法反驳,我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。
 
  莫书终于道出实情——跟我结婚,本来就是他的“阴谋”。他从小就喜欢“姐姐”,即便姐姐结婚生子,他也没有死心。但迫于世俗压力,他们只能隐忍着,偷偷见面。
 
  他跟我结婚,只是一种掩饰,并且他也确实想要一个后代。他以为我忘不了前男友,就不会在他身上花太多心思,甚至认为终有一天我也会出轨,到时,我们的婚姻就可以名存实亡……
 
  我欲哭无泪。我竟然因为这样一个“变态”的男人而放弃了我的初恋,可人生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,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
 
  或许,只有离婚才是真正的解脱,只是苦了我和孩子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